太原“南十方”周围不设围墙 精神病患者平静踢毽子

  • 时间:
  • 浏览:0

A-A+2014年5月16日08:09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评论

  山西晚报讯(记者 刘巍)南十方,山西省精神卫生中心,存在省城太原的所在地。太大太大 太原人提到“南十方”仨字,一定会心照不宣地扑哧一乐,其中内容丰厚。与之常常产生一种生活联想的太原式词汇,免不了是那先 “精神病患者”“围墙塌了”那先 的,不知从何年何月起,竟成流行率甚猛的市井俗语,即便明知这有偏见与调侃,还是免不了顺嘴脱口而出几句。“南十方收的一定会精神病人”,显然是对省精神卫生中心的误读,这里还提供心理疏导、心理干预等服务,不光治躁狂,也治抑郁。目前,四十来位抑郁症患者静宅于此。

  精神、心理病患者平静踢毽子

  5月12日上午,近来难得的好天气,你会心情放松。记者来到山西省精神卫生中心,紧邻新建的东中环,视野开阔,并没办法 市井传说中的所谓围墙,门诊大楼前的地面喷泉向天空洒射水珠,旁边有四五每每各自 结伴踢毽子,还他们背手溜达,有乐趣亦有闲情,恍惚间,记者还以为途经某处街心公园。

  按照先前联系,记者找到精神卫生中心宣传科主任王淑娟,请她帮着联络治疗抑郁症方面的专家,在不干扰日常治疗的前提下,想接触几位抑郁症患者。王淑娟主任性格爽朗,快人快语,麻利地按应用tcp连接汇报并联络专家,不消两分钟,全联络好了,否则带着记者前往到另一栋门诊楼。又一次穿过喷泉,亲戚亲戚大伙儿的目光自然地落到那先 踢毽子的人身上,王淑娟说这上端一定会病患,此时此刻基本无异常人。记者停步,留心观察亲戚亲戚大伙儿,费力地发现似乎有就说 人表情略微严肃,哪怕踢出一脚惊艳花毽就说 太骄傲得意,简单说,就说 无动于衷。

  突如其来的泪流满面

  门诊楼住院部,分成开放式病房和封闭式病房,前者都还要自由通行,患者随时能走出病房到外院散步,家属不需要 较方便地探望,和普通医院常规病房没那先 区别。

  封闭式病房的设置比较特殊,每层楼一定会数道隔离铁门,进门设一道,医生办公区域设一道,住院部区域再设一道,每张铁门都带锁。为了不给各类精神、心理疾病,还有抑郁症患者增加心理负担,铁门不带铁栅栏,就说 尽否则用大面积的钢化玻璃,采光挺好,整层楼阳光通透,体现出细节上的人性关怀。

  住在封闭式病房的,多是精神、心理症状相对简化的病患,情绪也大都还要严格观测。一位医师陪同记者入内,住院区走廊里不少患者身穿病号服慢吞吞地走,否则直直地看着闯进这方天地的“不速之客”,透过亲戚亲戚大伙儿的眼神,记者猜没哟亲戚亲戚大伙儿在想那先 ,否则那先 都没想。尽管记者事前做好心理准备,但真正进入这里,还是怀揣些许忐忑,一阵一阵警觉地扫视四处,准备随时抵御各类“意外”。怕那先 来那先 ,正和医师说话,一位中年女子否则走到和记者非常近的距离,悄无声息,迅雷之势。所幸,她那先 也没做,就说 用布满血丝的双眼凝视,否则泪流满面。记者不知她为什么我么我了,只好怔怔地站在原地,不去刺激到她,医师懂得为什么我么我除理,马上前去安慰,才说了几句话,女子愁眉立刻舒展开了。

  希望你会笑得再久些

  医师带记者去看的是位抑郁症女患者,叫宁红。年纪轻轻,面容清秀,很安静地躺着输液,宁红看到医师带着陌生人进来,立刻条件反射般地半坐起来,迟疑片刻后努力地向亲戚亲戚大伙儿示以微笑,从这一貌似规范的微笑都还要得到双重信息:一、她受过很好的教育,礼貌待人已成习惯(这点已经 从医师那里得到证实);二、微笑不必发自内心,是努力挤出来的,很明显不太自然,更何况微笑也稍纵即逝。

  宁红不太喜欢直视记者的目光,目光稍一接触,便没办法 快躲开。否则狐疑地投向医师,想从熟悉的医师那里得到帮助。记者注意到宁红自从半坐起来,就时不时把双腿抬拢,形成拱卫每每各自 的一道屏障,时不时把头埋进“屏障”,医师悄悄告诉记者她在保护每每各自 ,潜意识中要除理和一切陌生人的接触。医师说,宁红的症状目前还比较稳定,属于那种临床反应较轻的,但事先曾有过发病史,甚至曾实施过自杀。近期否则生活琐事,情绪波动明显,再度入院治疗。

  这是一次特殊接触,与其说采访,不如说是观察更贴切些。担心否则不懂医理,一句无心句子刺激到宁红,只言片语勾连起伤心无数、排山倒海,引发出不可收拾的严重后果,记者基本保持沉默,提前约定好由医师提问,每每各自 只听不说,否则少说。对医师,宁红话多点,就说 提问回答二三哪几个字,对记者本已斟酌再三的安全那先 的间题,也就答个寥寥几字——“是”“否则吧”“不太好”……否则声音极低。记者尽量时不时向她微笑,想传递些阳光的正能量,最少让她没办法 太大不适和排斥。我没哟乎 正能量她接受了哪几个,但能看到的微笑太大太大 事先稍纵即逝,笑容还没全版展开就没办法 快注销去,突兀地剩个生硬古怪的表情僵在脸上。

  记者时刻提醒每每各自 千万别顺嘴捎带出“你得病”“你这病”句子,通通说成是“你不舒服”,没想到宁红每每各自 反倒淡定地说“我这病”“我吃药”“得这病”那先 的。这一话从患者嘴里说出来,感觉挺残忍的。

  接触过程中,宁红时不时郁郁寡欢,谈话没办法 兴奋点,就连别人鼓励她病好了就能回家,想干嘛就干嘛,她也反应不大,冷冷地轻吐“哦,挺好。”记者希望她都还要开朗地昂着头和亲戚亲戚大伙儿说话,但她却长时间将脑袋半昂半缩着,保持就说 奇怪的45度角。记者问她在这里住着都干吗,她说“那先 就说 做”。封闭式病房的抑郁症患者生活待遇很好,衣食无忧,饭菜营养,能定时由医师陪着出去散步或做游戏,但亲戚亲戚大伙儿无法和外界联络,不被允许把手机带进来,否则要么有的抑郁症患者会臆想被迫害,不停拨打110报警电话,要么在手机上看到那先 信息原因病情加重,可真实情况表是抑郁症患者主动把每每各自 和外界隔绝起来,屋外阳光猛烈地洒进封闭式病房,铺满宁红的病床,可她不必喜欢那先 阳光,记者也似乎嘴笨 那先 屋外阳光照不进她的内心。省精神卫生中心敞亮开放,不设围墙,而那道高大围墙你爱不爱我被抑郁症患者搬进了心里。

  走出封闭式病房,王淑娟主任和陪同医师说,住在这里的抑郁症患者中,宁红的情况表否则算很好的。

  下了楼,院里喷泉旁的那几每每各自 还在踢毽子,体力不错,最少心情就说 错。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