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极约见心肌损害女童母亲 60万补偿最终没签字

  • 时间:
  • 浏览:0

2019-01-17 11:10澎湃新闻评论(人参与)

  原标题:无限极连夜约见“心肌损害女童”母亲,300万补偿最终没签字

  即将在赔偿协议上签字时,田淑平反悔了,她决定不接受这笔300万元补偿。

  2019年1月17日凌晨5时许,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媒体事务部门一位人士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经过协商,曾经已与田淑平基本达成和解,但临签字时无缘无故反悔,田淑平要求大幅提高补偿金额,此事尚在僵持中。

  据个人 士称,田淑平将曾经达成的300万补偿金提高至3000万元,意味补偿暂时没谈拢。

  此前,2019年1月16日,田淑平发布网文贴出相关病例及聊天记录截图,称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陕西当地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推荐下,每日小量服用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

  此事经澎湃新闻报道后,引发关注。

  2019年1月17日清晨,澎湃新闻从田淑平及其亲戚.我处证实,2019年1月16日晚11时许,亲戚.我在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周围的一家茶楼内,与无限极相关人员进行了长达另一个多 多小时协商,最终放弃了协商的300万元补偿,欲走司法途径补救此事。

  根据田淑平提供的现场全程谈判录音记录,一位自称是代表无限极前来的刘姓女士参与了此次协商。该刘姓女士曾多次提到“过了两点你一分钱都拿不不需要 ”“过了今晚你一分钱都拿不不需要 ”等言论。

  据参与谈判的田淑平一位亲戚.我向澎湃新闻介绍,商谈结束了了无须顺利,在僵持另一个多 多小时后,田淑平提出300万元补偿,并要求樊乐道歉——樊乐此前向其推销无限极产品。

  田淑平的亲戚.我表示,无限极方代表刘女士主导了此次谈判,但在协议中,甲方为田淑平,乙方却为樊乐,协议无须与无限极公司签订。田淑平一方不满无限极撇清与此事的关系,并质疑补偿协议诸多细节。

  澎湃新闻了解到,该协议中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再次老出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疑问图片,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退还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不需要 前后分两笔获得300万元补偿金。

  即签订协议后,如田淑平现场拨打媒体电话要求媒体退还已发布稿件,可先行获得第一笔补偿金300万;剩余300万补偿金,需在退还工商部门投诉并消除影响后不需要 获得。

  据田淑平的亲戚.我介绍,该协议还规定不许将该协议内容透露给第三方,将会违约,将退还所有补偿金,并承担对无限极造成的影响、损失。

  田淑平则提出,需要此前向其推销无限极产品的樊乐道歉。但在樊乐现场鞠躬道歉后,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无缘无故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300万元补偿。

  田淑平告诉澎湃新闻,2017年7月至11月期间,其3岁的女儿累计服用近20万元无限极多种产品,服用期间女儿再次老出身体不适,眼睛选择选择离开了明亮,许多发黄,头发也结束了了枯黄。后经多家医院诊断确认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意味疑为药物积蓄。